(周記粉館肉湯的香味已經撲鼻,不少趕著上班的人特意停下車來,等著老闆舀出鍋里翻滾的肉湯,做一碗原湯肉絲粉。)
  
  (在這裡,各種佐料都是手工切,“而且要切的夠細,這樣又入味又有口感”。)
  
  (一碗周記肉絲粉,吃起來能讓人找到小時候記憶里的味道。)
  
  (長沙市民評價,一碗周記肉絲粉,低調的十年眷戀。)
  尋找最長沙的味道
  這是一座古老城市。
  這是一座以“呷”著稱的城市。
  認識長沙,可以循著味蕾的方向深入。為此,紅網記者走街穿巷,尋找最民間的味道,最長沙的味道。
  而長沙的一天,是從一碗米粉開始!紅網推出最長沙@米粉系列之:《晚報大道周記粉館:小時候記憶里一樣的味道》
  紅網記者 朱青 長沙報道
  
  一碗米粉對於大多數湖南人的意義,除了要擔任起每天清晨的舌尖眷戀,也是一天的幸福感開始。林林總總的米粉店遍佈長沙街頭巷尾,然而最不能割捨的依然是一碗上等的肉絲粉,這種舌尖上的原始誘惑足已甩脫枯燥、單調的印象。
  在長沙市晚報大道,長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門口的居民樓門臉房裡,一家其貌不揚的周記粉館就是肉絲粉愛好者不能錯過的一站,老火燉制整晚的湯頭將碗里的蔥花香味瞬間釋放,配上剛剛撈起的米粉,來自食物最本真的鮮香,讓一大批長沙人在每個早上都會由衷滿足。
  十幾年專註只賣肉絲粉
  
  早晨七點,在芙蓉區公安分局的門口的老舊居民樓一層,由原來的門面改成的門臉房裡,周記粉館肉湯的香味已經撲鼻,不少趕著上班的人特意停下車來等著老闆舀出鍋里翻滾的肉湯,沖開碗里鮮綠的蔥花,再將剛剛從開水裡撈起的米粉下入其中,一碗清爽的原湯肉絲粉在一分鐘的時間里就已經成型。在老闆與老闆娘麻利的配合下,吃客們自己端著屬於自己的肉絲粉走出廚房,撒上一點蒜蓉和一點點剁辣椒,這碗標準的老長沙味道讓趕來的食客幸福感爆棚。
  長沙米粉的料理已經衍生出繁多的類型,光是湯粉就有蒸碼、炒碼等讓你數都數不過來的品種,然而如同蛋炒飯是考驗一個廚師的標準,一碗好的肉絲粉則是長沙粉館是否合格的成績單。與一樣只賣肉絲粉的玉林粉館相比,周記粉館走的是低調經營的路線。創始人周爹爹說,十幾年前在家中開了這家小鋪,多年來都是自家人經營,從來沒有做過宣傳的經營模式,靠的是吃客口口相傳。目前每天從早上6點多開門到10點過後收攤,最少都要賣出五百碗。
  如今,已經年過七旬的周爹爹偶爾還會在店里幫忙,但主要任務都落在兒子與兒媳肩上。周爹爹說,兒子與兒媳原本都是在外工作的白領,如今已經放棄每月數千月的薪酬,接下家中的生意,開始了圍著米粉與肉湯打轉的生活。
  從肉湯到配料都絕對不參假
  
  當年開張就在居民樓一樓的門臉房,已經成為晚報大道附近饕餮一族必知的周記粉館,每天上午營業階段都人來人往,周爹爹說曾經有人建議他換個大店面,但被他拒絕了:“這是我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,對這裡是有感情的,附近很多老鄰居都吃習慣了,搬家了大家找不到。”此外,比起外面物價飛漲,周記粉館依然是5塊錢一碗的價碼也顯出幾分人情。
  十幾年的時間里只賣肉絲粉,因為周記粉館生意好,旁邊的門臉房裡曾經開過其他粉館,賣的碼子(澆頭)種類要豐富得多,但卻沒有一家分走生意,也沒有一家能夠成功經營下來。周爹爹的兒子說,曾想過做其他碼子,但最終並未實施:“還是做好一碗肉絲粉,做到最本真的味道,像小時候記憶里一樣的味道。”
  對於周記粉館這碗招牌原湯肉絲粉十幾年經久不衰的秘密,周爹爹說,其實就是絕對不偷工減料:“很多人都說長沙米粉這幾年都變味了,我覺得其實很多地方都偷工減料。比如說我這個肉湯,我都前一天賣完就開始熬,裡面有筒子骨、脊骨、五花肉、瘦肉和雞架,料一定要足、要新鮮,不能一隻雞熬一桶子湯,那就寡淡了。還有就是火候一定要到,要熬一晚上,這樣湯頭才韻味,一口進去那個肉湯的韻度就出來了,你們看我們的肉絲可以分出來自不同部位的豬肉,這些肉的口感不同也是有層次的。”
  “我也去過別的地方吃粉,很多地方剁辣椒、醋都參假,桌上的醬料都兌水,我的要求就是必須貨真價實。剁辣椒必須要是前一天手工剁;蒜末一定要手工剁,我試過那種機器攪出來的蒜,你放到粉里就散了,沒味道,要手工切,而且要切的夠細,這樣又入味又有口感。”
  周爹爹說,雖然粉館只有上午營業,但下午到晚上都並不閑:“看起來簡單,做起來不簡單,但是要有自己的品質就要有付出。顧客很現實的,你好吃我就來,口味不好了,你請都不得來。”‍  (原標題:長沙晚報大道周記粉館:小時候記憶里的味道)
創作者介紹

舞台劇

wcia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